a

高中没什么时间,偶尔刻章和摸摸鱼
微博@_yannie--

【Hartwin】Sugar/亲爱的 (上)(哈蛋,七夕小甜饼,砂糖向)

甜死了😭😭😭😭😭

凌乱的小菊花:

Sugar



分级:G


配对:Harry/Eggsy


简介:对于Harry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Eggsy更加甜美的存在了。


注:七夕贺文,砂糖向小甜饼(看这个名字就很甜对不对!) 
       甜品店AU 文中设定Harry是Kingsman第二部独眼的形象。




***
      



1


一切都源于那该死的偏头疼。

也许是教堂爆头事件的后遗症,又或许是天气转凉再加上自己早就不是百病不侵的年轻人的关系,总之这两天Harry就没有过一分钟的舒坦时间,头疼似乎让他连平时引以为豪清醒都受到了连累。

在和自己的私人医生进行了一场并不怎么愉快的亲密交谈后,一张禁酒令是Harry所能得到的唯一答案。一直到彻底好转之前,任何与酒精相关的行为、物品、地点,包括饮酒,酒瓶,酒杯,酒吧,甚至是所有在烹饪时沾染了酒精的食物都被彻底的禁止了。

老天在上,谁都知道英国人民对酒精的热爱有多么的狂热,无论是在悠闲的午后喝上一杯,作为下午工作时的动力;还是在美妙的烛光晚餐时,嘬上那么一口的酒精,以此增进两人间情感。光是想象这些就足以让Harry脊背颤抖了。

但是现在,你猜怎么着?这一切彻底成为了前者不可跨越的禁区。

这对早就将饮酒当做生活中不可或缺一部分的特工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每天下午的这个点,在酒吧坐上一会儿,消磨时间的同时小酌一杯,也许是一杯口感辛辣的Martini,又或许是一杯爽口的德国黑麦。哦老天,Harry禁不住发出一声真挚的感慨,这是一件多么惬意并且令人愉悦的事情啊。

然而现在这些却都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愿望。没错,Harry Hart从来不是一个习惯打破自己生活规律的绅士,他的生活作息仅仅有条,要将这样一个保持了三十多年的好习惯从他的身边剥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说对吗?

将Harry的痛苦看在眼里,他的老朋友Merlin好心建议道,也许你可以尝试在午后一间采光明亮,香甜可口的甜品店喝上一杯热可可,配上一块黑巧克力千层。或许它们没有酒精来的浓烈刺激,但是却更加的浓厚香醇。没有什么比这样甜腻厚实的口感更加适合伦敦多变潮湿的天气了。

Harry想也不想便拒绝了。甜品店?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对甜食这类的存在永远没有接受的可能。天知道Merlin的光头是不是与糖分摄入量过多有关呢?

但是,当街角那家在玻璃上用手绘笔画着歪歪扭扭的蛋糕和五颜六色的字母,门廊上挂着蓝色风铃的店铺劈开沉闷的空气,鲜活明亮地映入眼帘时,Merlin有关甜品店的建议从脑海中一闪而过。

——没有什么比一杯热可可更加适合伦敦的天气了。

一种莫名的冲动驱使着这位年长的绅士向甜品店的方向迈开脚步。当Harry回过神的时候,他已经鬼使神差地伸出了那只空闲的右手,将玻璃移门推开了半寸。

现在离开会不会为时过晚?




2


“欢迎光临——”店铺的玻璃门被人推开,头顶的风铃被风吹奏得叮当作响。在这个时间点踏进甜品店的人可不多,Eggsy停下口中轻哼的不着调的小曲,迅速放下手中正刷洗着的水杯。他将湿漉漉的双手在围裙上随意蹭了下,对着推门而入的客人微笑道。

缺少润滑剂的铰链发出相互摩擦的咯吱声,从门口飘进的热气又一次被合上的大门切断了。

年轻人漫不经心地抬起头,就像他惯常做的那样,以一种置身事外的角度观察每一位进门的客人。这是他的习惯,也许与他的工作有关,时刻关注着周围的环境,以此应对下一秒任何有可能发生的危机。

但是紧接着,他的尾音似乎被什么切断了一节,别扭地消失在了唇齿之间。Eggsy不得不深深吸上一口气,以此缓解这一刻自己砰砰作响的心跳。

这是一位和任何一家街头的甜品店都格格不入的客人。手工定制的昂贵西装,擦得明亮的几乎可以反射出路人倒影的牛津鞋,还有那副将左眼完全遮蔽的黑色眼镜。是的,他只有一只眼睛,尽管如此,隔着薄薄的镜片,Eggsy依然发出了真挚的赞美,那是他所见过最最迷人,最最深邃,承载了最多故事和经历的瞳孔。

青年的喉咙有些发干,他的两颊微微收紧,眼角下方的肌肉轻轻抽搐了一记。

仿佛没有察觉到青年火热的惊人的视线,Harry依旧举着雨伞,镇定地站在原地,面颊上挂着绅士的微笑。

尽管Eggsy不想承认,但事实是,从Harry走进店铺的第一秒,他的视线就落在了对方被剪裁得体的西装包裹的极为漂亮有力的腰线上。他根本没有办法强迫自己将视线从对方的身上挪开片刻。无论是那双在行走时极为健硕修长的双腿,还是那张过分英俊的脸庞,亦或是对方身上那种源自绅士的优雅与单边眼镜的暴力,充斥着致命的吸引力,如同子弹一般,精准的将他击中。

午后的空气略微有些燥热,沉闷的空气令青年的鼻尖点缀上了几颗晶莹的汗珠。窗外的阳光灿烂明媚,透过巨大的玻璃窗,暖洋洋的打在年轻人的身上。他的心情好似这一刻清澈蔚蓝的天空,轻快明亮;又仿佛有人在他的胸口吹着五彩斑斓的泡泡,软绵绵地托起他的心脏,在这个充满巧克力与牛奶香甜气息的甜品店的半空慢悠悠地漂浮,吐露着草莓味的气息。

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注满了年轻人的身体,那比任何的甜食与热可可都要令他感到雀跃和悸动。Eggsy舔了舔嘴唇,在对方走进柜台的同时,露出了自己最最甜美,最最真诚的微笑。

“先生您好。”青年的笑容好似一团松软的棉花糖,洁白甜美,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


Harry顺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望去。

最先吸引他的视线的并不是放置在柜台前造型独特,精致诱人的小蛋糕,而是那个穿着白色T恤,套在宽宽大大的黄色围裙中,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甜美气息的年轻人。他正站在柜台后,微微歪过脑袋,对着自己露出无比真挚,如同撒上了糖粉的糖球那般甜美的微笑。他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细碎的光泽,仿佛田野中被阳光亲吻过的小麦,金黄而明亮;他的双眼清澈得如同浸泡在湖水中的绿宝石,湿润得令人心生怜惜;他的嘴唇比玫瑰还要娇艳诱人,尤其是当它们微微扬起,对着自己展露出一枚羞怯又动人的弧度时。

Harry察觉到自己的心脏漏跳一拍,有什么砰的一下撞上他的胸口,小小的,轻柔的,软绵绵的,好似一只毛茸茸的小兔子。

也许是因为自己盯着柜台视过于严肃的表情吓到了对方,有着漂亮的绿眼睛和甜美笑容的年轻人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又一次问道,“先生?”他眨眨眼。青年的眼睛里似乎流淌着牛奶和蜜糖,温暖的让人心生甜蜜。

耶稣在上。即便是对甜食毫无兴趣的Harry也不得不承认,在面对这样一双似乎是在糖粉中打了好几个滚的眼球时,任何人都没办法对着它们说出一个不字。

“一杯Martini。”鬼使神差的,Harry脱口而出。下一秒,年轻人愕然的表情像是一根从天而降的木棒,重重砸上他的胸口。年长的绅士不得不用力握紧手中的黑色长柄雨伞,以此阻止自己想要抬起手腕,对着柜台后,不知所措的青年射出一枚失忆针的冲动。

老天!事情的发展不应该变成这样的,他本就可以借着点餐的名义和青年进行一场愉悦并且亲切的交谈,Harry有些懊恼地想。在前者漫长的过去岁月中,他可从来没有遇到过类似于今天这样尴尬的时刻,并且还是在这样一位漂亮并且得体得令人心生好感的年轻人面前。

也许是Harry眼中的恼怒和自责过于明显,Eggsy忍不住勾起嘴角,在察觉到自己不自觉露出的微笑后,年轻人用力抿紧嘴角,不让脸上的笑意显得过于明显。

Harry低咳一声,眼中掠过一起尴尬,罩在眼罩外的那只眼球不自然地转动了一记。一种甜蜜的悸动将他包裹,青年狂跳的心脏有所舒缓,紧张心情也平静了不少。

Eggsy放柔了语调,脸上挂着叫人不自觉放松下所有戒备的亲和笑意,“这没什么,我也经常做出这样的蠢事。”青年冲着对方飞快地眨了眨那只明亮的绿眼睛,“在上一位客人开口之前,我已经问出了您是需要一杯鸡蛋还是一块咖啡豆这样的蠢问题。”

显然,年轻人那种活灵活现的轻快语调逗乐了Harry,年长的绅士勾起嘴角,眼角的温和柔化了前者过于凌厉的五官,将他身上独有的绅士与暴躁混合的气质衬托得越发迷人了。Eggsy傻傻站在原地,忍不住发出一声大力的吞咽声。

“你笑起来太好看了,先生。”Eggsy不假思索道。在察觉到自己脱口而出,活像个调戏良家妇女的小混混般的话语之后,青年瞬间噤了声,涨红的脸颊好似点缀在草莓千层上两枚红艳艳的莓果,娇艳欲滴。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笑容让我充满了食欲。”

Eggsy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在发觉自己压根没有表达解释清楚自己想要表达的含义,反而让一切更加具有歧义后,年轻人垮下脸,懊恼地将自己梳的整整齐齐的头发抓的乱七八糟。

注视着年轻人一连串的小动作,Harry的心脏瞬间变得柔软起来。这一刻,他似乎发现了现代人对甜食如此热爱的原因了。

如果每一家甜品店都拥有这样一位让人食欲大开的年轻侍者的话。


***


Harry在靠近柜台的一张餐桌前坐了下来,正对收银台,恰好能够将年轻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这个时候,甜品店还没有什么人,一盆枝叶繁茂的绿叶植物将柜台和就餐区分割成了两片区域。

甜品店的环境意外的安静,墙角有一位身着正装的女士,正沉浸在阅读中;靠窗的那头坐着一位正趴在桌上奋笔疾书的年轻人。空气中流淌的安谧与宁静让人心情放松。

Harry将身体放松下来,整个人陷进柔软的皮质沙发,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感轻柔地拂过他的身体。

耳旁突然传来一阵碗碟触碰的声音。

Harry睁开一只眼。


***


Eggsy将一整块的纽约芝士和一杯加了鲜奶的热拿铁放在了桌上。在年轻人的建议下,Harry没有任何犹豫的选择了对方最为推荐的甜品组合。当然,Harry丝毫不怀疑,面对青年如同棉花糖一般甜美柔软的笑容,哪怕是买下柜台上所有的甜食并一口气吃完这样的要求,他也不会有任何的迟疑。

除此以外,青年还额外端来了一整块的松饼,放在一张点缀着鹅黄色小碎花的大盘子里。刚出锅的温热混合着滚烫的奶香,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开。此外,松饼上还被人用巧克力酱画上了一套西装,一柄比例失调的雨伞,还有一副半边镜片全用焦糖酱涂黑的单边眼镜。松饼的右下角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母。

Have A Good Day ❤

末尾还画了一枚小小的爱心。

他的心脏瞬间变得柔软起来。

圆滚滚的字母好似青年那双会说话的绿眼睛,在松饼上惹人喜爱的伸展着四肢。Harry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嘴角弧度,眼底满满的笑意落在了正用小心翼翼眼神望着自己的年轻人的身上。

“这个是特别赠送的。”深怕Harry不喜欢,Eggsy抢在对方开口前飞快地说道。青年拧紧的眉头中写满了紧张,“不收取任何费用。”

看在上帝的份上,Eggsy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那样,对着一位年龄和阅历都足以成为他的父亲的男人小鹿乱撞。这样恶俗并且缺乏新意的情节,他还以为只存在于那些老掉牙的间谍电影中呢。

“不不不,我很开心。”男人微笑着说,眼神温和。他拿起餐桌右侧的叉子,轻轻铲起那块用草莓酱画了一枚小小的爱心的松饼,以一种极其优雅并且缓慢的方式送入口中。Harry一边咀嚼着香甜可口的松饼,一边将含笑的目光落在了青年的身上,若有所指的方式似乎在暗示些什么。

一瞬间,青年的脸涨得通红。

他看到了,Eggsy胡乱地想,他注意到自己画在松饼上那枚小小的爱心了。尽管没有人规定过,他必须或者不能在松饼上画些什么,但是即便如此,给一位足以成为自己的爹地的绅士画上一枚爱心,这依旧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Eggsy重重吞咽着口水,双手窘迫的不知应该放在什么位置。滑动的喉结好似一颗调皮的玻璃珠,在前者光洁的脖颈上上下起伏。青年脖子上那颗黑色的痣如同落在白纸上的一点墨迹,轻而易举就将Harry的目光吸引了。

他的视线紧了紧。

“这很美味。”咽下最后一口松饼,Harry抽出上衣口袋中叠放的整整齐齐并露出小小一角的洁白手帕。“谢谢你的款待,”他的视线落在青年胸前的铭牌上,几个小巧纤细的英文字母映入眼帘。“Eggsy。”

青年的耳旁仿佛炸开一道响雷,一种疯狂而甜蜜的情绪自他的胸口开始滋长,如同参天大树一般缠绕上自己的血管,杂乱的枝桠抵上他的喉咙,将一枚枚甜美多汁的果实送至他的唇边,一张口似乎就能吐出那些草莓味的爱心。

“我的,我的荣幸。”Eggsy结结巴巴地说,长长的睫毛犹如蝴蝶的翅膀般扑闪扑闪地颤动着。眼眶下方那片细腻的皮肤上因此烙下一片动人的阴影。

“先,先生,请问我是否有幸能够知道你的名字?”他鼓足勇气问道。

“当然。”年长的绅士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Harry Hart。”




3


Harry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像个青春期的毛头小子那样,对甜食产生这样热切的冲动,或者说是甜品店那位有着甜美笑容的青年牢牢抓住了他的心。

他到那家离家大约需要半小时车程的甜品店的频率从每个月一次,变为了每两周一次,最后成了每周一次。每周能够看到Eggsy在见到自己时期待与喜悦并存的眼神和嘴角绽放出的无比甜蜜的微笑则成了Harry最大的快乐源泉。

对于每个周三下午都要消失上大半天的老朋友,Merlin深表怀疑。为此,他向Harry旁敲侧击过很多次,诸如他是不是背着大伙偷偷恋爱了?还是说,他每周三都要偷偷跑去酒吧,喝上一杯,解解馋?

面对Merlin的试探,Harry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依旧对着镜子细细摆弄着那枚完美漂亮的温莎结。更令前者目瞪口呆的是,Harry甚至拿起了放置在架子上不知是香水还是乳液的瓶子,倒了一些在掌心,揉搓后,轻轻拍上着自己的脸颊,来回涂抹着。

啪嗒一声。军需官手中的咖啡杯重重砸上地面,碎片和热可可溅了满地。

如果不是他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Merlin吃惊地想,他还以为Valentine事件后,Harry早就已经失去了往日的耐心和动力呢。

“你,你还好吗,老兄?”Merlin犹豫着,不知应该如何开口,深怕前者在那次任务中落下了某些难以启齿的后遗症,“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帮助的——”

“我很好,Merlin。”Harry停下手中的动作,不耐烦地将他打断,并对着在自己休息室中鸠占鹊巢的Merlin下起了逐客令。

“老实说,我还得感谢你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好的建议。”Harry的眼神放柔了些,嘴角划开一抹愉悦的弧度,“你说对了,没有什么比一家甜品店更加合适伦敦这个该死的鬼天气了。”

话音落下,天空划过一道响雷,灰色的云层在空中不断翻滚着,不过片刻的功夫,倾盆大雨就噼里啪啦地落下,重重砸在了玻璃窗上。

“你说的没错,这该死的鬼天气。”Merlin对着好友耸耸肩,又为自己倒了一杯热可可。


***


窗外,雨越下越大。Eggsy的心脏好似也随着这豆大般的雨滴,胡乱而冰冷地砸在透明玻璃上,一下下撞得他胸口发疼。

他的视线不自觉地在墙上的时钟和入口的玻璃移门处来回游走。

PM 2:15

要知道,平常这个时候Harry早早就出现在了店里,点上一杯热咖啡或者苏打水,通常一坐就是一下午。他们的交流并不是很多,因为Eggsy还有必须完成的工作和客人需要接待,但是这对两人间的感情增进却没有一丝半毫的影响。大多数时候,都是Harry坐在那里,用眼神注视着忙碌的青年,每每回过头,Eggsy都能捕捉到对方深邃专注的视线,眼神中毫不掩饰的炙热烘烤着他的皮肤,仿佛有人用炉子在他身边烤着火,他的脸颊越发的滚烫,红的好似树上熟透的苹果,清脆可口。

偶尔,借着空闲的时机,Eggsy也会和Harry短暂的聊上两句,尽管一周只有一次见面机会,两人却都无比珍惜这样短暂并且珍贵的时光。他们对彼此了解甚少,Eggsy只知道对方是一所中学的教师,住在伦敦的另一侧,虽然至今为止他也没想通,对方是怎么越过半个伦敦,找到这样一家甜品店的。但是某种不言而喻的默契还是令两人心照不宣地忽略起某些无足轻重的细节,并且放肆地享受在这样一段亲密又陌生的关系中。

但是今天,在这样一场突如其来大雨的侵袭下,面对毫无音讯的Harry,年轻人心中不免生出一些忐忑的不安来。如果Harry今天不打算过来了——

当然他是说这样最好。可是,如果Harry在路上遇到什么意外——

青年强迫自己停下漫无目的的胡思乱想,手指毫无意识地搅动着早已冷却的咖啡。

见鬼。看着窗外越发浓厚沉闷的乌云,Eggsy低咒道,这该死的鬼天气永远让人静不下心。

他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问Harry要个电话号码了。

就在Eggsy快要为自己脑海中不断冒出的念头折磨致死的时候,店铺的玻璃门又一次被推开,风铃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从门口传来,低沉有力犹如大提亲一般的动听。

“现在要求一杯Martini还来得及吗?”


TBC呀妈个嘿~

这篇是个纯砂糖向小甜饼,大概还有个下就完结了~


祝大家七夕愉快哇!希望每一天生活都是甜甜的草莓牛奶味的w

铁盾粮本来就不多,结果里面还有一堆明明是盾铁却还要打tag蹭热度的,我不吃铁受啊啊

斯迪奥夫曼斯基:

三代蜘蛛侠混剪---蜘蛛三兄弟的日常 送给@超烦肌肉卷....在这里介绍蜘蛛家的三兄弟!大哥托比,二哥加菲,三弟荷兰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每天一起拯救世界的日常....夹带cp私货注意,含轻微老版绿虫,蜘蛛骨科,贱虫,jewnicorn/莱蛛.注意避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这是准备开始尬聊的分割线


……其实蛮感叹的这个真的做了很久


认真负责的大哥托比


二哥(本来想写最性感)加菲


校园男孩三弟小荷兰


BBF最佳(删除)朋友(删除)男友兰兰绿


TB(boss/boyfriend)ND隔壁的大反派/是男朋友!


终极粉丝毒液君


什么你居然和我抢终极粉丝称呼贱贱


是Tobey和Andy还有Thomas(住手


相比起Andy和Thomas日常粘一起大哥Tobey生活够丰富的,实验蜘蛛丝,地下黑拳,晚宴拍照,纠缠不清的前男友,带毒液去怼男友们,跳舞


大哥一走二哥和三弟马上对眼来搞事


结果三弟tomas就屁颠屁颠去打内战还视频直播,急坏了二哥(然而在跳舞的大哥并不接电话)


小蜘蛛真的……托比蜘蛛是我第一部有记忆的电影,之前复习的时候真的蛮感叹的。虽然不是最还原的,但经典就是经典里面有很多台词都基本概括了之后超英电影的套路。


最虐的还是本叔死的那段…小蜘蛛的成长是以本叔牺牲为代价的,以一个导师、父亲的形象造就了现在的小蜘蛛。所以在绿魔说自己把小蜘蛛当儿子看待时。小蜘蛛会回答他:我只有一个父亲,他的名字是本.帕克


小蜘蛛真的是全民偶像啊2333,简直堪比偶像打call现场了好么!?醒醒反派拆城呢!!


…蜘蛛侠就像是纽约人的希望,是一种信仰?这也算是那句话的解释:一个人也能改变世界,因为他使平凡人获得勇气站出来。


相比前两代荷兰蛛更像个孩子会因为被“开除难受。有种还找不到门路跌跌撞撞的感觉。


正因为像是会出现在你身边的邻居男孩,所以才更让人感叹吧。不是什么怀抱大信念和拯救世界的大英雄,是力所能及的去做自己能做到的事的男孩。


最后说的这是对我的恩赐,也是诅咒,我是谁?我是蜘蛛侠


是大家都爱着的spidey啊



突然激动.jpg

nothing:

从此我就只会简笔画了!
这周末就这样吧。俺不继续画图了【瘫】

好看!

白雲蒼狗:

画完了,之前那张草稿我就删了(你

最后祝大家开学快乐(哪里不对??

[Fantastic Beasts] Hush-a-bye (Gradence) 番外篇

猿猴麵包樹千秋:

[許久或不久之後的未來]


發生在許久、或不久之後的未來的故事 
昨夜被暴雷Logan的渾球刺激到徹夜難眠,躺在床上心緒激動就覺得幹我要來寫肉,我要寫誰都不要阻止我,結果想著想著憤怒地睡著了,這從膽邊生起的惡今天早上已經剩下綠豆大小  但反正,嗯是個甜蜜蜜的小故事。正篇還在努力往前衝往這個發展,不過沒看也不影響這篇閱讀,大概。




前回章數: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Credence大概是睡著了。


他花了整晚練習一個特別棘手的消除咒。在能夠掌控大半基礎咒語,平穩移動物品抵達確切定點,而不是單純用力過猛使它們打碎在牆上,或者分心導致毫無動靜以後,Graves幾乎是好笑地帶走了那本他們在醫院讀過、Credence打算往下鑽研的家事魔法書。


「但我真的很想知道怎麼從大釜上清理掉角蛞蝓的黏液。」Credence當時如此懇求道,全然逗樂了他的監護人。


「不。」Graves笑道,「不行。你只是想把屋子弄得更乾淨一點而已,我看過你嘗試對廚房的拖把下咒,Credence。你實在不用做這些。」


他堅持男孩開始學習低層級的屏障和解除咒,並告訴他等到能把那些咒語大致上手以後,自己會抽時間陪他練習更進一步的繳械咒。


那也許是三週以前的事了。Graves的工作從那之後就陷入了無盡的忙碌,Credence很少能在晚上見到他。足夠幸運的日子,他會在男孩熟睡以後返家,不製造一點動靜地回到自己的臥房睡幾個鐘頭。因為養母長年嚴格的規範要求,Credence通常醒得很早,不論確信屋內有沒有自己以外的人,他都會躡手躡腳離開房間,赤腳踩著硬木地板前往公寓門口。那處有個衣帽架,一側懸掛Credence的大衣和帽子,另一側若是空置,他便失落地返回房間;但若木勾覆上了深色、內裡柔軟的漂亮毛料大衣,Credence就快樂得有如要炸開來,一再撫摸衣料,然後踮著足尖走往廚房煮壺咖啡。


半個鐘頭過後,Graves通常會醒來。在自己房間裡移動,梳洗,製造一些令人安心的小動靜。等他來到廚房,已經換上了雪白的襯衫和西裝背心,花紋低調的領帶以領針高高推起束在頸下,外套搭在臂上。他的神色會由睡眠不足的心煩意亂轉為愉悅,露出一個小小的微笑,像Credence是他醒來後看到最好的東西,他會走來,在Credence來得及招呼前出手環住他的頸子,往嘴唇碰上一個輕而淺的吻。


如果Credence當天的動作夠快,他就能在對方接手煮咖啡以外的所有工作之前,烤些吐司煎顆蛋,趕在Graves重回工作崗位前一起吃頓早餐。


但那又是四天前的事了。大衣沒回來,Graves沒回來,Credence使出的屏障咒薄得像張紙,而且他累壞了。以致於從睜眼、掙扎著從床邊地板半坐起來,意識到自己睡著、清醒,並且清醒的原因似乎是外頭有開門動靜,已經是好幾分鐘過後的事。他抬頭去看床頭的座鐘,顯示時間是十點半,他相當確定不是早上。那鐘是Graves在巫師店鋪裡買下送他的,黃銅鐘面以水晶裝飾零碎白星,有精緻的日月裝飾運行,能發出上百種動物叫聲報時或作為鬧鈴,也能清楚看出白晝和夜晚的區別。晚間十點,屋裡有人。


Credence驚喜地起身,離開房間快步來到公寓門口,但衣帽架上除了他自己的外套以外,並沒有看見深色大衣。因為Graves的堅持,即便沒有人待在起居室,那裡的火爐也從來不會熄滅;天氣暖和的日子他就用上凍火咒,他們能看著爐內火光柔和彈跳,但全然感受不到焰火熱度。此時Credence呆站在大門前,無法就著起居間門扇內透出的光亮確認那處是否有人,他沒能在屋子裡聽出一點聲音,又聽出了那麼多聲音,一點小動靜都能嚇得他一跳,緊抓魔杖的手掌隱隱汗濕。


他多希望Graves在這裡,又完全不希望他在這裡,如果是那個人怎麼辦。如果這棟屋子不再安全,如果Graves在他面前被傷害。


想法在Credence胸中升起火光,他沒停止害怕,但可以勇敢起來。他掐緊魔杖,扶按牆面緩步走往起居室。現在壁爐的柴薪燃動聲響清晰許多,Credence縮在門框邊,小心地歪斜腦袋,往裡頭窺探。


這個角度能見半側的起居室,看不見壁爐和書櫃,能看見咖啡桌、地毯、沙發,和沙發上的腿。Credence看見沙發上的腿,他認得那雙從來不會沾染塵土的皮鞋和上頭的鞋套,他為此大口吸氣,鬆心地離開門框進入起居室,眼前的景象反而使他更加驚駭。


Graves面朝下倒在沙發裡,大衣還穿在身上,單隻手臂、一條腿和流瀉的衣襬落往椅面外,他的頭髮散亂,臉孔晦暗不明。Credence最後也是唯一一次看見他這個姿態是在夢中,在回憶裡。Graves無聲尖叫、身子延展又蜷縮,以受傷的姿態倒在如今是Credence的房間裡,鮮血染黑了木質地板。Credence的胸中沙沙作響,他奔跑過去,膝蓋在跪下時撞出響亮聲音,撲上前的身子幾乎把沉重沙發推動幾吋,他嚇壞了,這也完全驚嚇了被他握住肩膀翻動過來的Graves。


「怎麼、」Graves的聲音低啞,雙眼還沒有完全張開,疲勞和驚訝蓄積在他臉龐的每一道線條之內。「幾點了?我以為你睡了。」


Credence頓時明白對方只是累壞了,不顧衣著完整地倒在那處嘗試小憩。他顫抖著喘了幾口氣,然後就大哭起來。他沒辦法控制,說不清感受,害怕又安心,怎麼樣都無法停止。他要給Graves製造麻煩和困擾了,像他始終為所有人帶來的那些麻煩和困擾一樣。


「我以為你受傷了。」他嗆咳起來,然後流出了更多的眼淚和哭聲。「我聽見聲音,以為你、」


現在Graves算是完全醒了,他翻身坐起,低頭捧住Credence的臉。他的袖口寬大,手掌厚實,承接了所有的淚水。


「Credence,」


他低低地呼喚,聽上去幾乎是在隱忍疼痛。那讓Credence憂慮他是否確實有傷,一邊哭一邊向上抬起手臂,讓Graves將自己擁入懷中,臉孔埋入對方胸口。那會蹭皺了一件好襯衫,但Credence幾乎無法介意。他會為Graves清洗乾淨。他會拿回家事魔法書,他會更加勤奮練習屏障咒。他會保護Graves。像對方保護自己那樣。


噓聲安慰透過胸口震動傳送到Credence腦內,Graves的手臂環在他背脊上,正規律地拍撫。他親吻Credence的髮和額際,再是耳和眼,然後是嘴。Credence發現自己能夠抬頭面對他時,Graves薄而銳利的唇因淚水而濕潤,他的眉頭低垂,雙眼明亮,壁爐的凍火在瞳孔中躁亂躍動。他知道那樣的神情,他知道自己此刻的神情,那些喘息和心如擂鼓全成了助力,推使他們唇舌交疊,眼睫拍打在彼此臉上。Credence的手掌探入外套深處,Graves便聳動肩膀褪下那件衣物,拉扯著Credence起身,跨坐往自己的大腿。


他們維持著如此姿勢,額貼額,雙頰摩擦,Credence的雙手撐在Graves肩上,他的眼淚已經停了,餘下的一點滴落在Graves始終沒闔上的眼旁,他們斷續接吻、擁抱,隔著衣物皺摺感覺肌膚滾燙,底部臟器燃燒。Credence想要下來,他覺得自己應該從Graves的腿上下來,為他做點事。他的手掌探往底部的鈕扣,被Graves一把握住。


「可以嗎?」他問Credence,不停歇地親吻他的指節和頸子。「讓我來,Credence。好嗎?」


他沒有說不。在過去他拒絕、抵抗了那麼多的人事物,握緊拳頭藏起傷,全是因為他想要對某個特定的存在全心信任稱是。現在他找到了Graves,他喚醒了Credence。他們碰觸彼此,打開身心,交換過去重疊未來。Credence無法想像對他說出一聲不。他會褪下衣服,撕裂皮膚,打開胸口把那顆野蠻粗魯孤獨的心臟交給Graves,全是因為知道自己不會受到一點傷害。


他任由Graves將他放倒在沙發上,看著男人俯下身,髮絲凌亂地散在額前,落往Credence的腹部。他闔上眼。


振翅聲拍擊耳尖,有什麼在發出清脆鳴響。他的鐘。


Credence張開眼,發現他在自己的床上,被單裹得嚴實,床頭的座鐘正在進行早晨九點的報時。平日這種時候他已經送也許有回家的Graves出門,可能都讀完半本書了。他慌忙起身,套上外衣離開房間。


屋內有人,沒有什麼特別的聲響,但Credence能感覺到。他穿過走廊,進入和起居室相連接的廚房,Graves就在那裡。穿著睡袍坐在餐桌邊,手邊擺著魔杖和咖啡杯,正在讀桌上的幽靈報。水槽裡面的碗盤叮叮噹噹地自動清洗,室內的窗扇被打開來換氣,隱約能聽見莫魔街道的車水馬龍聲響。


「早安。」Credence小心地打擾他。


Graves抬起頭,又露出了那種看到喜愛事物的微笑,前髮散亂的模樣使他想起昨夜的夢、或事。Credence脹紅了臉。


「早安。」Graves如歌般答道,「過來坐下,吃點東西。」


Credence聽從,拉開了他對面的椅子坐下,Graves抬手喚來咖啡壺和煎鍋,木杓往Credence身前的盤子送上熱騰騰的煎蛋和培根。


「你今天不用上班嗎,Graves先生?」Credence滿懷希望地問,Graves盯著爐台送回煎鍋,發出溫柔哼聲。


「花了大半個月追查那些偷渡詛咒物件過來的愛爾蘭人,也該夠了。」他說,斜過眼注視Credence。「你累壞了吧?」


「我還好。」Credence溫順地答道,「多半時候都在讀書。就是屏障咒還做不好。」


「我是指昨晚。」


噢。


Credence叉上的培根落到了桌面,他慌忙去撿,又差點碰倒了杯子。Graves歪頭注視他的動作,頗具興味的表情對一切可毫無幫助。


「我很高興。」他說。


「我也是,」Credence慌慌張張地說,「我、那是很好的回憶,先生。」


Graves放聲大笑。


「好,」他笑道,「我其實是想說你擔心我的事,但那也行吧。」


Credence掩面,Graves越過桌子拉開了他的手,握在掌心裡。


「我很高興,Credence,真的。」他的笑意不減,但語氣沉沉。「這真奇怪,我不希望你哭,但看到你擔心得哭了,卻很喜歡那副景象。這很奇怪嗎?」


「你是個奇怪的人,Graves先生,我說過。」


「你確實說過。」Graves毫不介懷地答道。


「我愛你。」


Credence衝口而出。這是蠢話。這想來、從來是蠢話。Graves乾燥溫暖的手指還鬆鬆地握著他自己的,像他第一天醒來,張開眼睛看到他,眼裡就只有他一樣。他不該說。他該放在心裡。


「你可不能收回你說過的話。」Graves柔聲道,「我也愛你,Credence。別活得小心翼翼的,我說過。」


「你確實說過。」


Credence的雙眼發燙,聲音悶悶作響。他有點鼻塞,也許天氣轉涼了,他該請Graves撤回那個凍火咒。又或者他能使用那個特別棘手的消除咒嘗試解除,他還沒有真正成功過,但畢竟他們有一整天的時間。畢竟他們還有那麼長的時間。


Graves起身,越過餐桌親吻他的額頭。


他想Graves在這裡,他在這裡,還有什麼更壞的事情能夠發生呢。 


 




-THE END

美漫版Bucky特性整理

锦灰:

可爱得说不出话(捂心口)


长生翼:



Panda-Planet:







先整理20點,當作自己之後圖梗或文梗的參考。都是漫畫看到目前為止的個人心得。
因為是個.人.心.得,所以請帶著愛與寬容看待,感到雷就快退出頁面或跟MARVEL官方抱怨XD

























-----








角色全名:James Buchanan Barnes
















人物特性:
















1,精通多國語言。








(二戰時美俄聯合作戰,跟蘇聯大兵打打鬧鬧幾天就學會俄語了,學習力高到氣死一眾外文系)
















2,髒話連播。








(大概只有Steve沒被罵過)
















3,撲克牌賭錢高手。








(Nick和獵鷹堅持他出老千,但從沒成功抓到過;啾啾被削的慘到聽說Bucky復活後,第一個念頭是『慘了我要還他錢』)








(另一個賭牌高手叫做Loki,不過除了他哥外復仇者中沒人想跟他賭)
















4,大概只要是扯到錢的賭局都不會輸。








(從沒見這小子欠錢花)








(同理可證從沒見Loki欠錢花)
















5,暗殺專門,人間兵器。








(本來就在負責暗殺美國隊長不方便或下不了手的敵人)









6,狙擊力高到像是開外掛。後期強到可以在地球上瞄準月球的目標...= =(Punisher稱他的狙擊力為地球前十強,無排名先後)








(Punisher自己為十強之一)
















7,十幾歲就會偷跑去酒吧,撒嬌耍賴討酒喝,但酒量其實普普。









8,懼高,討厭從高處往下跳。








(漫畫設定中,Bucky的父親是因為跳傘時設備出問題而摔死,造成了他的童年陰影。跳傘前會跟Steve該該。電影版也有類似的橋段XD)









9,戰術技巧不亞於Steve,但一衝動起來,所有戰術就會變成『衝進去→開殺開砸→任務完成,爽!』








(獵鷹時常擔心到掉毛)


















10,非常擅長脫逃,小則弄壞手銬,大則把監獄炸掉。








(大概是因為被公認為隊長的軟肋,沒事就會被反派綁架,結果累積了極高的被綁票經驗值......)
(流程大概就是被抓→內心OS『他奶奶個熊怎麼又抓我!』→開始炸牢房炸監獄搶武器搞破壞→等夥伴接應或自己逃跑)
















11,甜食控








(任務出到一半會跑去鬆餅店,巧克力會拿起來整塊啃)
















12,青少年等級的食欲








(Nick Fury曰:我見過最拼命作戰的Bucky,是在餓了好幾天後跟德軍搶牛肉時...)








(對俄國有好感的原因之一是因為俄羅斯燉菜很好吃←冬兵期間也會自己找樂子)
















13,其實很會打掃,注重整潔








(跟復仇者成員同住時,會要求大家不准破壞家具;看到狼叔糟糕的衛生習慣和居住環境後,整個人大便臉了很久)
















14,總之很會調戲&應付傲嬌系的人








(老夥伴Namor是亞特蘭提斯王子殿下,標準傲嬌,Bucky不調戲他會死(欸
















15,是個好哥哥,但對嬰兒苦手








(漫畫設定中有一個妹妹,母親去世後一直兄代母職的照顧她,但成為隊長助手後,因為無法跟妹妹述說戰爭的殘酷,以及為了她的安全著想,很長一段時間忍著不與她連絡)
















16,不管上司是美國人俄國人還是九頭蛇,總之認為自己是正確的+情緒激動時,腦中指令就會全部切換成『上司他媽的算老幾』
(對Steve會變成比較溫柔版的『你知道你阻止不了我』)








(Nick Fury應付熊孩子的等級太高,表示Bucky還算是好帶的)









17,最無法忍受的事是Steve變壞








(反派曾以這點對他精神攻擊,讓他一直看到Steve黑化的幻覺,搞到Bucky差點崩潰)
(P.S 當攻擊對象變成Steve時,就是一直讓隊長看到Bucky死掉來不及救的幻覺......←官方腦有洞)
















18,長相可愛性格開朗,二戰時幾乎全軍營的哥哥叔叔伯伯們都疼他(搏擊訓練時被打趴幾次後可能會變得不那麼疼一點),暱稱『軍隊吉祥物』








(後來將軍作媒,送給隊長當個人專屬吉祥物了←)








(用現代話來說就是『戰場上的傑尼斯』)

























19,跟復仇者全員中唯一有溝通困難的是Thor,因為Bucky搞不懂他為何老是用演莎翁名劇的方式講話。
















20,復仇者中常和獵鷹&寡姐共同行動,敵人等級較高時會換成跟啾啾和小蛛蛛出任務








(有時也會跟






很髒的






狼叔)








(跟後者組隊時Bucky會表現得比較穩重因為另外兩個實在很吵








(隊長也出現的場合要不然就是在放閃,要不然就是Bucky有危險時隊長






像燕尾服蒙面俠一樣的






去救,結果還是在放閃


-----
















以上整理主要參考自Ed親爹版(16歲起跳版)的Bucky。








































































古早版的年紀太小了,跟隊長比較像單親爸爸帶兒子......QwQ